作者簡介

葉緹,本名林佩珊,嘉義人,魔羯座。現就讀於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班。著有碩論《詩體與病體:臺灣現代詩疾病書寫研究(1990~)》,博論方向則轉為大陸當代詩歌研究,恆常穿梭與想像曾經火熱的80年代。對於生活,執迷於安靜的生命狀態,因此特別喜愛小津安二郎。

讀詩是比寫詩要快樂的,而寫詩無疑比讀詩還要危險,它不斷磨利自己的官能,使我頓感世界是如此嘈雜。想要安靜下來的時候,我會想到詩,在裡面書寫巨大的沉默,感受一點點詩意,然後冷靜地面對生活種種的細瑣與回擊。

得獎感言

讀碩班時,是我最喜歡讀詩、寫詩的階段。不知道為什麼,進入博士班四年,沒有再寫出一首詩。直到今年經歷了一段特別艱難的時光,才又重新提筆。如今,我知道那樣的日子,已然過去且終將離我越來越遠,我因此感到無比安心。我很高興自己跨過了這個盛夏,此後,我是一個全新的人,一個創作的初習者。謝謝葉紅女性詩獎以及評審,還有鼓勵我投稿的學妹帕麗夏。

 

現代紅樓

黛玉小姐年方三十五,沒有花待葬,只有人待嫁

她開自己的車,但總被他人勸說,有空要試著去考考婚姻的牌照

 

黛玉具備一個好習性,購物時會記得攜帶環保袋,不求奢華浪費的情感

偶爾會從超市買回滿滿一袋空罐頭,以盛裝內心的秘密

黛玉為她自己做飯,最擅長料理蛋包飯

一如將身體對折,以自身的皮膚包覆自己的青春

 

有一群人,她們不住在大觀園二號,她們是街頭鄰居私議的大齡女子

在巷尾,她們懸掛起雪黃的燈,親手打造肉與字的門牌,靜靜喝一口茶

 

黛玉當然有自己的房間,但是她很少咳嗽,整個世界都是她的健身房

對人情過敏的時候,就看看新的時代雜誌,也把自己重翻一遍

日子是一首簡單的小情歌,要認真地唱開,不亞於婚禮進行曲的練習

 

黛玉的待遇不算太差,公司也允許育嬰假,雖然她從未使用過

辦公桌上的盆栽,會在早晨時對她扮鬼臉,提醒她許多頑皮的夢想

 

黛玉其實奔跑過幾場戀愛,現在她學會一個人散步,享受草地的豐盈

還是會流淚,但能流出自己的歡快,不是因為過往那位不穿制服的外校男孩

 

許一個足夠寬敞的願,以容納姊妹的意志

也許比起一場相親,她們更願意聽一段風的述說,讀懂一陣雨

 

天氣總會放晴,即使生活充滿歧義

在藍白拖的午後,貓咪蹓著滑板車,讓閒話揚長而去

據說隔壁的寶玉大叔戒了菸,洗心革面把自己打包

飄洋過海去運回自己的新娘

 

 

經期進行曲

身體是荒野裡的一座暗房

無人煙的觸動,遙遠的槍響聲

我月月沖洗銀紅的底片

浮在遠方的山巒上

肆意展示野蠻的風格

 

印象派的狩獵,自然界的恐攻

剝落隆起的意志

那是少女採收的漿果正準備航行

我駕駛著小船,在被褥裡為自己開道

直到盛產期結束

 

揹起行囊,來到柏油路的城市

鍵盤日日敲響骨骼

我依舊啃肉,也飲山上的小米酒

然而子宮裡的魚,漸漸聚攏成不規則的秘密

不確定何時才能出海

我的紅色歲月裡,有獸性的鄉愁

 

異位的旅程,難以摘下母親這項桂冠

我渴望再一次被突擊,如同小學放學後的歡欣

於濃密不眠的水草中,孕育出一朵朵想像的小孩

迎來屬於自己的豐年

 

江文瑜 評語

本詩重新翻轉《紅樓夢》中林黛玉的形象,透過詩句將黛玉塑造成新女性,包括獨立並享受生活、重視環保、注重身體健康等,也暗示她性格中具有叛逆的特質「不是因為過往那位不穿制服的外校男孩」。這些貫串整首詩的女性新形象讓閱讀產生趣味。詩中的「寶玉」在最後一段驚鴻一瞥,變成「寶玉大叔」,不但戒煙,還影射他有了「外籍新娘」。這種藉由《紅樓夢》典故又跳脫典故的寫法,凸顯整首詩的創意,又帶著翻轉原著中男女角色的效果。本詩雖以帶著散文化的語句流淌全詩,但因為穿插了各種比喻,詩意依舊明朗而盈滿。

〈經期進行曲〉這首詩無法以理性/線性邏輯的分析理解全詩,反而必須以跳躍式的閱讀捕捉屬於「經期」的種種「感性身體感覺」。以「進行曲」為名,本身就有轟轟烈烈的旅行隱喻,當然也可一語雙關解讀為「經期正在進行的曲」。關於「月經行進」的「移動式譬喻」,包括「我駕駛著小船,在被褥裡為自己開道/直到盛產期結束」、「然而子宮裡的魚不確定何時才能出海」、「異位的旅行,難以摘下母親這項桂冠/我渴望再一次被突擊」。流動式的語言頗符合月經紅色的血流動的意象。詩中關於女性月經的描寫涵蓋了五種感官,第一段就有了視覺「身體是荒野裡的一座暗房」、觸覺「無人煙的觸動」、聽覺「遙遠的槍響聲」、色彩視覺「我月月沖洗銀紅的底片/浮在遠方的山巒上」。第三段的詩有了味覺描寫:「我依舊啃肉/也飲山上的小米酒」。全詩所呈現的「月經」既是「野蠻」「獸性」,也是「屬於自己的豐年」。本詩對月經的描寫不落俗套,又帶有力量。

 

陳育虹 評語

如果生在二十一世紀,進入熟齡的黛玉會有怎樣的人生遭遇?〈現代紅樓〉在描寫今日黛玉處於「試著去考考婚姻的牌照」或「整個世界都是她的健身房」,面對獨身與否選擇的同時,也褒貶了當下社會景況。散文化的長句節奏緊湊,頗符合現代步伐,唯仍不免出現「聽一段風的述說,讀懂一陣雨」的文藝調。

〈經期進行曲〉寫面臨停經期女子「難以摘下母親這項桂冠」的惆悵,主題不算新鮮,而意象或可更集中,語法或可更自然些。

 

陳義芝 評語

〈現代紅樓〉這首詩的意趣,在於呈現某些現代女性的共性:不陷溺於情感,不向人訴苦;有自己的經濟能力與夢想,不婚也能安適度日;不仰賴男人,也不懼怕閒言閒語。詩中主角黛玉,原是大觀園一個沒有愛情出路的女子,作者卻能賦予她一顆現代心靈,提示一種現代女性愛情觀,經營出一種現代生活形態,將女性意識翻新,令人眼亮。

〈經期進行曲〉描寫女性個人生理經驗,「銀紅的底片」、「自然界的恐攻」、「獸性的鄉愁」、「異位的旅程」等意象語,將孕育子嗣的落空與期待心理,表露無遺。

 

安琪 評語

〈現代紅樓〉、〈經期進行曲〉有鮮明的女性觸點,它們站在女性自身的立場,訴說女性身心的覺醒,發出屬於女性自己的聲音。

〈現代紅樓〉,一種後現代的解構,以經典人物林黛玉作為主角,把她放置到當代背景下進行新的改寫。寫出的是都市女性的生存狀況和情感際遇。讀者所熟知的《紅樓夢》中幽閉、憂鬱、孤傲、才比天高的林妹妹,當她從大觀園走出,和讀者共處於一個時代時,會是什麼樣子?全詩即是作者對白領林黛玉的想像:單身、健身、有夢想、自立。是否可以理解為,作者有意塑造了一個各方面都健康的林妹妹以拯救《紅樓夢》中多愁多病身的林妹妹?

〈經期進行曲〉,一首意象綿密的詩作,圍繞女性之“經期”,不斷動用各種意象來比喻來深化女性獨有的身體表徵和生理構造:暗房、底片、子宮裡的魚、水草、小孩。我注意到作者所選取的意象都是比較幽微隱暗的,這也是她心理狀況的外化。全詩敘述了一個女人的成長,從惶恐的少女時代到渴望成為母親的期待,尚未寫到絕經期。顯然作者尚是青壯年。語言表達上看得出作者很用心斟酌每個詞彙的選用。

 

譚五昌 評語

〈現代紅樓〉簡評:該詩運用時空錯位的手法,將《紅樓夢》中的主人公之一林黛玉置放於當下的生活環境中,進行顛覆性的形象塑造,真實而生動,幽默而詼諧,雖然是對林黛玉經典形象的一種解構,但詩人真實的用意卻是借古諷今,因而它又屬於另一種現代性女性形象的全新建構,從中體現出詩人的歷史性眼光,可謂深刻而獨到。全詩構思完整,立意非凡,語言表達成熟老到,趣味橫生,彰顯出詩人扎實的思想藝術功力。

  〈經期進行曲〉簡評:這首詩以女性身體經驗作為書寫物件與表現主題,語言描述細膩,身體意象鮮豔奪目,通過許多女性生命細節的細緻描繪,呈現了一種神秘性的女性生命體驗,直言之,一種源自女性身體覺醒的陌生化的敘述,給讀者帶來了審美閱讀的深刻印象。

創作者介紹

女‧詩‧人‧們

leaf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