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歷
盧慈穎,台北人,獨立影視工作者兼自由譯者。

得獎感言
讀詩是一種習慣,但沒想過寫詩,開始動筆完全出自於偶然。二OO七年野台開唱時,我站在人擠人的山舞台聽Yo-La-Tango演唱,由於不喜與人靠得太近,我總習慣與旁人保持些距離;也就因為這一點距離,讓無數個想離開或進入山舞台的人不斷從我面前穿越。我每換一個地方,那裡就像開了個口子一樣,人潮便川流不息地傾洩流過。「易於被穿過的人」於焉成形,然後慢慢地長出了詩的樣貌。「自己的房間」亦然。
感謝評審的青睞,讓偶然的突發詩意得到意外的回應。是否繼續寫詩還端看謬思之神是否再次臨幸;可以確定的是,讀詩的習慣不會改變,詩是我無可取代的心靈伴侶。


〈自己的房間〉

親愛的希薇亞
我還沒練習好如何將頭放進烤爐中
有一次我用
寅時的月光劃破
青筋浮起的左腕
然後用保鮮膜包紮
起床給孩子們煎蛋

親愛的維吉妮亞
我口袋裡還沒有足夠的小石頭
有一回我拿
午後的酸雨灌進
發不出聲的咽喉
然後拭淨嘔吐的穢物
繼續熨燙明天的西裝

親愛的安
我還來不及把車子準備好,把車庫上鎖
於是我向
夜闇的迷霧深處走去
僵直地
等待汽笛聲從遠方傳來

到倫敦的火車沒有進站
長著眼睛竊竊私語的屋子裡沒有
自己的房間
梳妝檯的鏡子裡沒有
我。沒有


〈易於穿過的人〉

震耳欲聾
你穿過我
種下一株蔓陀蘿

粉嫩蕊瓣綻開雪白雙腿間的三角洲
潮熱的鴆液腥甜,滲入
瞳的毛孔因瞻妄而裸露

午夜燃燒爆炸的不是雷聲是你穿過了我的
莖脈撕破一道道裂縫。雨後
四月的氣味像血,你說

痛是麻醉後的甦醒
用一個吻的撫摸
以慢動作自千萬個微小死亡中復活


陳義芝 評語
〈自己的房間〉向女性自覺的前行者:希薇亞‧普拉絲,維吉尼亞‧吳爾芙,安‧薩克絲頓致敬,以這三位傑出女性作家的精神病遭遇,檢視女性的生存空間。意蘊實深,可惜未進一步抒發。
第二首〈易於被穿過的人〉寫女性身心都遭男人掌控,固然有所揭露,但女性的自我感受究竟如何,刻繪也不夠清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fha 的頭像
leafha

女‧詩‧人‧們

leaf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