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介
  在這個世界活了四分之一個世紀,簡直是災難。隨著對人事的熟悉,我漸漸喪失了對外界一種初習者的原初感。可我發現,每當我再寫一會兒詩,我就又能修復一些對事物的眼光,又摧毀掉一些日常習得的邏輯。魯迅說過文學的功用有如游泳,你游完泳從水裡起來後,身體還是那個身體,水還是那些水,可你覺得身心都更新了。蒙塔萊也寫過類似的句子:“你在水中治癒自己,在水中,你更新自己。”我寫詩也是這樣的,這些詩就是我的游泳池。

 

得獎感言
  大概半年前我在學校的通道裡看到葉紅詩獎的徵稿海報,我隱隱覺得這張海報就是在對我說話。詩人不會為了尋找一張比賽海報而寫作,可是當這張海報尋找到你,當這些人認可了你的創作,那絕對是一種鼓勵。即使在寫詩這種極度個人的事情上,我仍然期待著跟外界發生關係,這種感覺真是美妙極了。

 
奧菲莉亞

常常走在平路上,
忘記一件事情,就會有一座房屋墜落。

總是以為走完這條街就是少年的操場,
就突然像個厭學的孩子一樣奔跑起來了。

還是被羞恥心驅斥著去夜遊,偷盜,對著觀眾撒尿,
讓理想與心愛的女子去決鬥,答應我——
你要抱著她恨著你死去。

可是你走在簌簌落下的爆竹紙碎裏,
突然像個厭學的孩子一般奔跑起來了。

窗戶裡的白床上的女人在被子裡繼續彎曲,
它是過於迅猛的睡眠,
你立刻看到了最接近光的事物(祖母還是斑鳩),
稱得上啟蒙的痛覺就離開了你。

唯一的區別是你不再對著光束展開剪刀,
再沒有大海願意經過你的窗口。

明明是——
一些恍如小獸捉迷藏的聲音,
橘子掉在地板上的聲音,杯盤無意間的碰撞,
除你之外沒有被任何人聽到。

你看見熟裂的石榴卻不知道是誰取走了匕首,
記憶的表面使你的指端冰涼。

你看見走廊裡的半裸女人在大理石上繼續彎曲,
在房屋漫天墜落的夜晚,
你甚至不能誠實地記下一個夢。

 


爸爸要種世界上最好的橄欖

爸爸重複講的故事有三個:
一個是三好學生沒評上,他去搔掉了班主任田裏的絲瓜
一個是同學請他吃一段一毛錢的甘蔗,他沒有要
一個是跟一姑娘處了半年要散,怎麼讓女方父母相信自己沒睡了她
自從出了鳥木村,就不再過問一座山的籍貫
他出差過許多地方,只給我傳過一次訊息:“我在黃土高原上”
他開過摩的,開過藥房、KTV,全都倒閉後
學習舞蹈、書法、聲樂和太極,全都放棄後。一個下午
坐在客廳的電視聲裏,自己單手用鋼琴彈了一支草原小夜曲 Si Do Re Si Si 
Si La La Si Do La Re Si,一些遺憾就不治而愈了,也不再戒煙
開了一陣新車,仍然不厭倦這個毫無信譽的小城
今年夏天,他租了幾十畝地在郊區,心裏的計畫已經不再和我媽說
但他告訴我,這裏要種世界上最好的橄欖、最好的葡萄和最好的蓮霧
我問爸爸什麼是最重要的——
爸爸說,當然是橄欖
我曾以為所有人都會回答自由

 

李癸雲 評語
  這兩首詩皆寓意深遠,語言經營巧妙而無斧鑿痕跡,不強調精美的意象與繚繞的旋律,而以語境氣氛的營造見長。〈奧菲莉亞〉一詩試圖從莎士比亞《哈姆雷特》裡的女性角色「奧菲莉亞」為詮釋起點,詩行間交錯「奧菲莉亞」在戲劇裡的行止與當代女性的心境,達成一個女性人物對話的空間,是其創新、深刻之處。可惜的是,詩中人稱與角色混亂、部分意象所指不明,無法點出較明確的主題。〈爸爸要種世界上最好的橄欖〉一詩則以散文詩的形式講述「故事」,對比出城鄉之間的生活與價值觀差異。全詩看似散漫、囉嗦的敘事片段,在最後幾行被收束起來,有了意義的焦點。詩末的轉折成為此詩的致勝點,爸爸眼中的「橄欖」與我(或所有人)眼中的「自由」,表面不符卻內在疊映,象徵意涵得以輻射。

 

孟樊 評語
  〈奧菲莉亞〉一詩很容易讓人聯想起莎士比亞悲劇《哈姆雷特》裡的同名女子奧菲莉亞,尤其詩中第五行「有對著觀眾」之語。但細讀之下,乃驚覺此奧菲莉亞非彼Ophelia,詩中所敘述的情節或描述的情境與莎劇沒有對應關係,好似要跟讀者開個玩笑。但這玩笑其實不好笑。若不用典故或未有特指對象,題目大可換成另外一個女性的名字。此外,詩中的聚焦者第二人稱「你」,也讓人不明所以,照人稱設定來看,「你」疑是奧菲莉亞,但第三段末行「你要抱著她恨著你死去」,這裡的「你」的指稱應為男性,則「你」顯然不該是奧菲莉亞,否則就是作者故意顛倒陰陽,而把男性取作女性化的名字。
  同一位作者,〈爸爸要種世界上最好的橄欖〉與上詩的反差比較大,在評比上,這是它討喜的一面。這是難得的一首短篇的敘事詩,然而直白的語言讓它過度散文化,可被劃歸「分行的散文」這一類了,原因蓋在它的敘事無法凝聚詩意,比如前頭所說的三個鬆散的故事到底與「要種世界上最好的橄欖」何干?而最末提及的橄欖、葡萄與蓮霧三種水果,為何會是橄欖雀屏中選?我若是選擇蓮霧不行嗎?從前面的敘述看不出如此決定有何深意;包括上面的疑問,答案若是末句的「自由」,則這自由未免也太廉價了;進一步言,題旨若是指此,則如此詮釋自由也太膚淺了!

 

翁文嫻 評語
  這次的葉紅詩獎入選作品,有許多都採取虛擬意象式表達,令人感到:女性意識的世界可以離開日常事務,上天下地,將記憶、神話與未來絞在一起,抒展出更深的情感和意志。但如此虛擬世界的描寫是不容易,如何迫近真實感,如何能包涵了讀者(是X)的感覺?可能這兩種需求是相反的。
  首獎得主很奇怪地,將虛擬意象世界、實物敘事世界,兩種相反的表達方式,用兩首詩呈現,初看可以是兩個作者,但細讀,自兩首不同表述中,讓我們看到她的用心與功力。
  〈奧菲莉亞〉用一神話人物寫一位女性的記憶體,某些飄盪的意識因詩內偶然相同的句型意象而生出結構,猶如〈爸爸要種世界上最好的橄欖〉一詩,父親三段人生充滿結構感,但整篇其實是一個意象。結尾時,爸爸的「自由」不再是抽象的,卻得到了橄欖般美好的時光。〈奧菲莉亞〉內那一女子,她是那樣的深情,每次要令記憶消失時會有一座房屋墜落,而記憶時又令人「指端冰涼」。這些有層次有寓意的描寫,令人動容。很幸運地,這位詩人我投最高分而她得了首獎。

 

周瓚 評語
  〈奧菲莉亞〉取用莎翁作品典故,描述「當代」女性的一種精神境遇:青春記憶、內心衝突、命運感等等。懊惱、迷失、決絕,諸種情緒皆對應於一種內省,“誠實地記下一個夢”,從沈溺於感受到接近理智或思考,是成長中內心轉折的主題。〈爸爸要種世界上最好的橄欖〉以散文化的語言,擇取和書寫“爸爸”的生活經歷與性格的一個側面,結尾的轉折,凸顯了詩意的輕逸,耐人尋味。二首詩作有較大的風格差異,而作者能做到在詩的展開中收放自如,舉重若輕,殊為難得。

 

馬鈴薯兄弟 評語
  〈奧菲莉亞〉這是一首和夢境有著同構關係的詩,意象繁複,語言跳盪,意境恍惚。它超越了理性與日常生活的邏輯,在自由的狀態下,語言表現出了它原創的活力。「窗戶裡的白床上的女人在被子裡繼續彎曲/它是過於迅猛的睡眠」,「唯一的區別是你不再對著光束展開剪刀/再沒有大海願意經過你的視窗」,「你看見熟裂的石榴卻不知道是誰取走了匕首/記憶的表面使你的指端冰涼」,這樣一些跳躍的句子帶給人發現和思考的驚喜。這些天才性的語言,當然是出於詩人精心的營造,其中的意象,具有銳利的刺穿力,而作者的詩思之細緻、敏銳,其捕捉各種豐富感覺熔鑄詩意語言的才力,都是鮮明可觸的。至於標題的“奧菲利亞”,則是這首詩寫作的一個密碼,它提供了一個揮灑想像的起點,一個由頭與線索,但讀完全詩,我們恍然發現,這麼完美的文本,其實已經可以獨立地行走了,至於“奧菲莉亞”是什麼,已經並不顯得重要了。
  

  〈爸爸要種世界上最好的橄欖〉這是一首關於父親的詩。秉持的態度是欣賞、理解乃至同情,語言的特徵呈現口語化。這也是一首表現生存主題的詩。作品用極簡和具有典型性的細節,傳神地勾勒出了父親的輪廓:他的少年,他的青年,他的中年;他來自鄉村,他生活在小城裡;他一直在試圖改變命運,頻繁地嘗試,不斷地失敗,最後帶著決絕的勇氣選擇種植橄欖……天知道他的結局是什麼,會不會扭轉不佳的運氣。但是抒情主人公“我”卻帶著些許的超然,關注著他。作品風格平實,節奏從容,語言直接,以小見大地傳達出對生活、生存的思考。不炫技,不玄虛,每一個句子都能紮到生活的肌理中。其所表達的人生態度中,既有一種不捨棄的執著,也含有一種悲劇性的元素。這首詩的結尾十分精彩,最後三行,不僅經典性地說出了生活的況味,更為作品打開了一個新的思維與感受的空間,出其不意地令閱讀者眼前一亮,為整首詩畫下完美的句點。

 

創作者介紹

女‧詩‧人‧們

leaf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