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歷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碩士。
  現任小學閱讀老師,做過兒童舞團文思編創和閱讀推手。
  曾出版小說集《歸來》、《黑店》。
  作品曾輯入年度《台灣兒童文學精華集》,曾獲《好詩大家寫》佳作。
  偶爾會出現在報章雜誌,某一角落。

 

得獎感言
  有時,你會忘記了名字,活著,又像是人間蒸發。
  有天,你想念自己,黑暗中,走著走著,熟悉的感覺出現了,很久很久,你看到自己。
  感謝這美好祝福,溫暖久違的名字。
 

 

我不該成為這樣的母親

馬勒第六號交響曲拉開恬靜,一種仰角。

我們來扮家家,這杯米放進鍋子裡
親愛的,你的眼睛要對好水位的刻度
親愛的,一杯米加一杯水,外鍋只要八小格水
你量杯的米掉落,可以去公園玩沙了嗎?
你測量的水抖漏,可以去玩水了嗎?
獅吼的雷聲劈打手心,你啜泣吸吸鼻子
我知道淘米水可以洗碗和澆花

陽光暗殺玻璃窗,馬勒詼諧曲關在窗簾,纏綿灰憂。

陰鬱的馬桶充滿不間斷嘔吐聲
你還記得怎麼煮飯嗎?
影像和聲音錄下,紙筆記下備忘錄
放心,我會潛入每一顆飽滿米粒看顧你
直到你學會這個功課來抵抗宿命
有天,你會發現速度和水量決定米飯軟硬度
每隻煮飯的手都是自由女神的宣言
就像你的一沙一世界
可以用力撞擊堆疊,接納或鬆散
你要打開胸膛,一如現在
夾鍊的種子就會開出花朵
每年的五月,不要啟動哀傷模式
背信盟約的母親,最好把她忘記

黃昏背光,疲倦的馬勒重擊木槌,你從第四樂章驚醒。
媽咪,如果我學會煮飯,妳可以不要去醫院嗎?

遠方的路,很近
孩子,我不該成為這樣的母親
六歲的童年
教你煮一鍋沈重的飯

 


深夜,一個人出草

荒野無聲
出草的儀式,換一口氣

醫生,她是真的痛
青春輾過更年期
臟器窒著息沾黏
如果可以,請剖開秘密的腹肚
麻醉神經抽掉腸子再挖空崩壞的子宮

醫生,你的良藥無可止傷
隱隱作痛的宿疾,死灰復燃
愛情的帝國太遙遠
王的坐椅空蕩,欲念腐朽
世俗蒙蔽的心眼, 判讀她的罪

醫生,你到底要她怎麼說
佝僂的粽子纏裹腐葉,不肯鬆手
時間粉身了陳年碎骨
被霸凌的骨盆腔,風中
十六歲就死亡交叉

歷史,埋在地底
洗劫的靈魂跳著出草舞
尖刀獵向施暴者的陽具,看他血流成河
夜,很漫長…


 
孟樊 評語
  〈我不該成為這樣的母親〉一詩套用馬勒第六號交響曲作為詩中情境的「背景音樂」(襯底),而馬勒該交響曲有另外一個名稱「悲劇」,則此詩之旨意已呼之欲出。依此,此詩若能按照交響曲四個樂章的編制,依序重寫成四節,則更能呼應其結構。此詩可視為病入膏肓的母親本人的「自言自語」,但是設想的情境則是為母者與稚齡(六歲)孩子的對話,語言雖較為直白,仍飽含詩意,讀來更令人動容,是一首能打動人心的佳作。
  〈深夜,一個人出草〉──一個人,指的當然是詩裡被男人強暴的她,但是她為何要一個人「出草」?她,這位可憐的十六歲女子不幸被強暴,而且是極恐怖的施暴,以致她得在醫院開刀,並得接受「世俗蒙蔽的心眼」來「判讀她的罪」。更甚者,她的愛情也因此無望了……所以埋入地底靈魂出竅的她,深夜要來復仇──也就是所謂的「出草」。把頭尾兩段對照一讀,即能一目瞭然:這是女性的復仇。

創作者介紹

女‧詩‧人‧們

leaf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