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歷
  張詩勤,1988年生於台北。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班。著有詩集《出鬼》(黑眼睛文化,2015年,獲文化部藝術新秀首次創作發表補助)、碩士論文《台灣日文新詩的誕生──以《臺灣日日新報》、《臺灣教育》為中心(1895-1926)》(花木蘭文化,2016年,獲國立臺灣圖書館博碩士論文研究獎助、新台灣和平基金會台灣研究碩博士論文獎)。現就讀於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班。

 

得獎感言
  這世界並不因為把人分為正義英雄和恐怖份子就變得安好,而往往因為這樣的區分讓事件一再重演。恰恰是把殺戮者身上的特質推到對立面的行為,製造出更多的殺戮者。鏟除異己的質素鮮明地存在於社會各處,歧視的言語與行為細密地與日常生活縫合在一起。人喪失尊嚴的時刻、不被當人看待的時刻、自己捨棄了身而為人的資格的時刻、剝奪與被剝奪生存權利的時刻──我感覺身在這樣的時代,詩必須面向這些絕望的時刻,用只屬於詩的方式。
  作為一個寫詩的人,我仍然充滿不確定與懷疑。感謝評審的肯定,感謝身邊默默支持著我的人們,讓我能幸運地持續進行對詩、對這個世界的探索。

 

 
暴雨超渡
──寫於奧蘭多槍擊事件之後

每當傾盆的死亡從頭澆下
人們所做的往往不是撫摸對方,往往
凶花之上開出凶花
血光借火點亮血光

子彈橫渡十字路時開口說話
奔騰著虛擬混亂的馬
轉譯為一道一道電流
如果,恐懼的質地都相似
「遠方」就只是短暫遁詞

那粗糙質地含有的
屠殺成分所構築的房屋
不正住著天真無邪的動物們嗎
將掛有幸福笑容的嘴角
置換為僵硬屍塊的欲望
不正一再被放進鍋裡煮沸嗎

悼念所型塑的模具如何套入既有形狀
模具裝滿雨水送往沙漠
渴早已就地漏完
哪裡乾涸哪裡泛濫成災
仙人掌的刺造成駱駝的死
駱駝的血造成仙人掌的死
渴早已不是答案

又來的夜,塗著相似色彩
經典中的神明顯現
一手輕撫人民一手持槍
異端者的胸口開出止渴鴆血
「恐怖」編成床邊故事複誦
原模原樣的秩序重建
複製的超渡召喚下一場複製的暴雨
把神明澆熄

 


我與我之間的柵欄

總是被他的建構所建構,總是
走進店裡第一眼就發現他的身影
他站在商品架前的樣子是漂浮在可樂上的冰
他的左邊是用右邊寫成的
他的不屑一顧促成我的苟活
我們坐擁的地形迥異
他的山路鋪在我眼前讓別人走
他喜歡的人像海報是我的暗影
他是我論述背後去除不了的浮水印
每當我傾聽自己
他是百般阻撓
形狀優美的雜訊


翁文嫻 評語
  這兩首詩往往有出人意外的連結驚喜、兩篇內多處都因相同句型、相同用字,卻不會累贅,反而造就出氣勢,看來不像女詩人作品的「婉約風」。題材也是,如「奧蘭多槍擊事件」這類國際大新聞,也能令一位女性感觸出「哪裡乾涸哪裡氾濫成災」的畫面。另一首〈我與我之間的柵欄〉更有意思,「他」是一名情人?還是我自己柵欄的投影?或兩者重疊?這詩短而能一氣呵成,末三句尤見奇特的情味:「每當我傾聽自己/他是百般阻撓/形狀優美的雜訊」。

創作者介紹

女‧詩‧人‧們

leaf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